Refuse博士被殴打成一名高位截瘫专家,嫌疑人受到了惩罚

博士被打成高位截瘫,法律应给他公正判决

■观察员

由于拒绝而被殴打成高位截瘫的马超,在医院病床上撰写博士论文时,完成了自己的期望。现在,法律也应该给予他一个公平的期望,即击败他的人将获得他应得的法律制裁。

东北林业大学40岁的博士生马超想不到这一点,因为他因拒绝而被殴打成高位截瘫。情况就是这样。在2018年4月12日凌晨,马超独自开车去机场接他父亲。在正常驾驶期间,两辆车从后方超车并且想要强制堵塞。第一辆车被卡住后,赶时间的马超没有让位给第二辆车。

由于汽车的速度较慢,第二辆车的男子在下车后撞倒了马超的车窗。马超忽略了它。他直接打开门,拖着马超走了。马超身上有些东西,不想过于纠结。当他转身并准备进入汽车时,背部和颈椎被该男子严重击中,他们无法当场移动。事发后,马超被120救护车送往医院接受治疗。经过10多个小时的手术,马超挽救了他的生命,但除了眼球嘴可以动,胸部下方没有感知——被诊断为高位截瘫。

扮演马超男人的行为是一种典型的“道路愤怒”。在汽车社会中并不罕见。从2015年成都男子的暴力女司机到马超的高位,“道怒”给一些家庭带来了悲剧。道路上的窒息不仅是社会文明,也是法律秩序。

幸运的是,检方已对涉嫌故意殴打马超的嫌疑人提起公诉。此前,黑龙江省公安厅公安局发布的伤害鉴定结果显示,马超的伤势严重受伤。中国《刑法》第234条规定,如果您故意伤害他人的遗体,您将被判处不超过三年的有期徒刑,刑事拘留或控制。犯前款罪,重伤的,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。一旦出庭,嫌疑人将面临严重的法律制裁。

然而,犯罪嫌疑人并未认出马超严重伤害的伤情鉴定。另一方认为马超受伤是因为他之前曾患过强直性脊柱炎。然而,当地公安部门对马超的骨密度和骨密度的鉴定表明,高位截瘫和强直性脊柱炎并未损害因果关系,这种关系完全是由外力引起的。

除了殴打马超男子的刑事责任外,受害人马超还在诉讼中提起了附带民事诉讼赔偿诉讼。因为这是一个必须面对的真正问题。之前和之后,马超的医疗费用已经花费近50万元。可以预见,马超的赔偿要求将在法律层面引发“混响”。

就是这样,想到这场巨大的灾难给马丈的丈夫,医生,马超的巨大痛苦之父——不仅可能毁了他,还让他的家人承受着沉重的治疗负担,无论多么艰难,人们都松了一口气。因为这绝不是一个可以从合法机器上的“正义”密码中得出的答案,可以轻易抹去的痛苦。

但是,就这个案件而言,在法律框架下还有一种伤害方式:马超可以向法院申请执行。所谓的首次执行意味着在最终执行之前,为了权利持有人(即马超)迫切需要生活或生产,法院裁定该人必须提前支付适当数额的金钱或财产补偿。

正义必须不仅以人们可以看到的方式实现,而且还以人们可以看到的方式实现。此前,由于论文的持续存在,马超接下来被媒体称赞,“这才是真正的医生”。现在,由于对正义的期待,马超案可以说是一个公开的阶级,让人民观察公平正义。它与马超有关,也与公众有关。

当然,正义的产出并非源于公众的同情,也不完全是出于对马超的钦佩。在这种情况下:在具有明确事实和充分证据的诉讼中,法官根据法律规定和司法经验作出明确判决并不困难。关键是如何让犯罪嫌疑人受到应有的惩罚,以便马超获得应得的赔偿。

□蔡飞(法学博士)

除非特别注明,本站所有文字均为原创文章,作者:admin